欢迎访问山西旅游网
当前位置:主页>旅游文化> 浑源龙山应无恙

浑源龙山应无恙

来源:作者:本站
  山西省的历史名山中有两座龙山。一座位于太原市郊西南,有古代道教石窟,已享誉国内外;另外一座龙山位于浑源县境内,金元时期其声名并不亚于太原龙山。我们这里讲的是浑源龙山。
  浑源龙山以东20余公里处即是著名的北岳恒山。现在人们几乎没有不知道北岳恒山的,但街道浑源龙山的却十分罕见。然而,事实上800年前金元之交的时候,浑源龙山的声誉一时间竟要比北岳恒山的还要大一些。元好问这样的大诗人曾以《北岳》为题写过一首七律,.其中有两句为:“乾坤自有灵境在,地位岂合他山尊?”言辞间颇有些为那时的恒山鸣不平的意思。元好问也以《游龙山》为题写过一首长诗,长到了共七十二言的篇幅。如果说元好问的《北岳》诗写得多少有些抑郁,那么他的《游龙山》诗却写得十分恣肆豪放。他把浑源龙山亲切地称作“老龙”和“大物”,赫然吟唱道:“胸中隐然复有此大物,便可挥斥八极隘九州!”元好问何以这般地夸赞浑源龙山?原来,在此之前,诗人在大梁(今河南开封)结识了姓雷和姓刘的朋友常常向元好问吹嘘他们家乡的山是如何如何的好。时间长了,元好问心中就有些不快,决心要拿自己家乡的龙山让姓雷和姓刘的朋友见识见识。于是,终于就有了彼此相邀游龙山和写下《游龙山》长诗这样一件事情。诗的一开头元好问就直抒胸意,曰:“囊予魏大梁,得交此州雷与刘。自闻两公夸南山,每恨南海北海风马牛。老龙面目今日始一见,更信造物工雕锼。”要换成今天的大白话,那就是:你们不是总向我吹你们南方的山是如何如何好吗?怎么样,今天让你们一见浑源龙山,该相信天地造化更有伟大之处了吧!
诗人元好问写过“诗人爱山爱彻骨”这样的句,像元好问这样爱山的诗人在金元之交时更是远非少数。无独有偶,金元河汾诸老中就有一位叫刘祁的,他不但与元好问同一时代,而且还是浑源人。金哀宗亡国的第六年,亦即公元1239年的农历七月,当时在河东颇有诗名的才子麻革,接受浑源刘祁多次邀请,从晋南远上代北,准备攀登浏览浑源龙山。未行前,麻革曾以为自己从小生长在河东名山王官峪和五老峰之下,中原名山也游历过许多,荒凉凄凄的塞北会有什么样的名胜之山可游呢?刘祁该不会是夸大其辞吧。一直到一群好友同登龙山的途中,麻革还颇为怀疑,因为从他越过雁门关,见到的山颜色大多死灰一般,连路旁草木也缺少青翠之色。然而,麻革却怎么也不会预料得到,自登上龙山群峰的那一刻起,他的兴致竟随着山的景色的迅速变换而一步高似一步。一路上有诸如大云寺、西岭、文殊岩、北岭、玉泉寺、望景台等等,及至攀上龙山绝顶萱草坡时,“南望五台诸峰,若相联络无间断。西北而望,峰豁而川明,村墟井邑,隐若微茫,如弈局然……望群木皆翠杉苍桧。凌云千尺,与山无究,此龙山胜概之大全也”。麻革一行完全被征服了。行程中,麻革还受大家的拥戴,提笔挥毫在龙山路侧大石上题留了自己与同行各位的大名以及此次游山的年月时日。麻革、刘祁一行游龙山共用了两天的时间,头天晚上即宿于文殊岩东轩。当时月下石畔,大家酒过三巡,竟又互相争辩起天下名山究竟何处为胜的话题来,但显然此时的麻革早已对浑源龙山有了一个身临其境的新认识。次日下山之后,游兴未尽的麻革竟然激动得夜里连觉也睡不着了,用他自己在《游龙山记》中话讲,即“卧,念兹游之富,与夫昔所见而不能寐”。他认为浑源龙山固然没有华山那样雄尊、五老峰那样巧秀,甚至也没有中原女几山的婉严与白马山的端重,但如果要论奥秘渊邃与意境深远。特别是龙山森林的蔚繁荟萃,则又是其它名山所不及的。麻革最终在《游龙山记》中感慨地叹道:“不知天壤之间,六合之内,复有几龙山也!”